小吃店·疯人院
2017-03-29 10:57:16
  • 0
  • 15
  • 26

    (一)

我烦透了丛林的生活
长期暂住在小吃店
哎,别那样看我
小时候我们一起远行
那时空气已腐烂
所有孩子都未逃脱感染

时间在缓缓滑行
十几年光景,恍若千年
人生如戏,邂逅,面熟而已
你拒绝签名,也不肯合影
“哼,你算哪棵葱?”
还是童年的习惯,我们立刻翻了脸

       (二)

你的前程毁于绯闻
一夜之间
再不能面对孤单
你来到小吃店
这里安静,没有纷争
整天坐着马扎发呆
期待有一天暧昧会发生

“动一动吧,快!”
老板娘说,狗就要到了
只剩下三条腿
比同类少一条
又比人类多一条
它懊悔逮耗子时舞弊
只好提前退休
并且退休金也不高

    (三)

我不愿与它遭遇
一路奔逃,一直迷路
黄昏时转回了原地
“你可碰到过梦中的风?”
“别胡说了!梦怎能当真?”
你紧抓我的辫子不放:
“我恨你,你这骗子!”
不,我不是骗子
与他们也不是一伙
我身上是有骗子的气息
因为呼吸过同样的空气

说狗到,狗就到了,仍踱着方步
你惶恐不安,为它弓腰让路
它级别不高,没有职称
也无在职学历
但它资格老,每次招聘都它把关

它不急着过去,却坐在你对面
出乎意料地与你攀谈:
“是的,咱们是朋友
一见钟情,还曾彻夜长谈。。。。。。”
“畜生,你给我滚开!”
你眼球跳起来,生怕更多绯闻被公开
    (四)

我一直不明白:
梦,为什么不能当真?
弗洛伊德说,最真的现实就是梦
梦中,我再次与狗交心:
别骗了,好不好?
签一份承诺书,你发誓,咱拉勾
毕竟无冤无仇
我也要死了,风会先知道

她一路翻墙,为我报信
她不后悔提前退场,那边更自由
就是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
黑夜与白昼也要喝口酒
晴天与乌云相敬如宾,平等融洽地交流

风唯一骗过的人是我
但我最能见证她的诚信
投名状由她转呈,不会授人以柄
自从头上有了病,她才开始变疯
疯子不会出卖,她把钱当手纸
更不会背叛,她的风格是当面叫板
我就开始狂欢
像个失去家园的野汉
我不配与疯子结盟,有时像个诗人

风一路款款而来
掩着脸面,隐了身形
但我喜欢她的诚信:
“带我走吧,求求你!”
“这里水都坏了,药也吃不成!”
风躲躲闪闪,含糊其辞
我们的眼神紧张对峙
诗人的心碎了满地
风花雪月的葬礼从此告停

     (五)

老板驾临,一路滑着旱冰
木头塞进牙洞,掏着,撬着
突然脸色大变,咆哮不停:
那只老狗怎么还没走?
走开,丫挺,你这个畜牲
我打死你,打!打!打!
你怎么不懂得尊严,整天与母狗扎堆?
为什么夜夜不回家?你给我说呀

狗惊愕地看着我,说:
他疯了!唉,真疯了!
你对着狗拍手大笑:
“骗子,原来你也是骗子!”
还装,还人模狗样!

狗斯文扫地,老脸尽丢
夹起尾巴讪讪离开

它深谙此间内幕,于是被罚进别墅
每餐四菜一汤,高脚杯碎了,用瓶子喝酒
烟随便抽,但只有中华
    (六)
天天盼着风把我带走
你却一反常态把我挽留
见人就说我死了
哼,算你狠!
我就天天绕着坟墓暴走
并漫天做着广告:
我才八十岁,还年轻,不能领退休金
怎么可以死?
但你们要小心,在这个世上
小鬼不害人,小人却捣鬼
鬼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忍无可忍时,就会误拘好人

风独自走了,不辞而别
我只好与你为伴
你自诩记忆力,超群
可昨晚的丑事,今早就忘光
我苦苦相劝,别去践踏落花了
它们也美丽过,虽然不再风光
你一口喝光变质的老陈醋
凶巴巴地赏我一记耳光
     (七)
一整天你都围着我跳
逼我欣赏你的哭闹
为证明自己的任性是天生
你仰面朝天,一跤跌倒
又扯起我的耳朵高唱
我苦苦哀求,上帝啊
别让她折腾了,好不好?
唉,家家一地鸡毛
男人太累了
但女人有女人的逻辑:
男人不累,怎么配做男人?

你突然抓起一把刀,一边跳舞一边大叫:
我还活着干什么?呜呜呜,呜呜
又马上破涕为笑
陶醉于把人逼疯的荣耀
     (八)
你的壮举是花光所有积蓄,
并赢得普遍的赞许
为把我送进最高档的疯人院
你托了所有的关系
院长高度重视
亲自为我治疗脚气

你与医生激烈地谈着价钱
但我不在乎,领导也不在乎
年底花钱要突击,彼此心照不宣
他们用太空进口的麻药
但我不领情,再好,也是浪费

你们冒充风却又一点不像
她不虚伪,也不化妆
人活着不易,死了也一样
那边是好,但这边也得走一遭
帐还没查完,狗在四处打探   
一见面就埋怨
服务窗口太少,又没人放哨

她专门送我一把锁
当自我保护的法宝
切记,遇险时把手脚锁牢
又郑重警告:
“不要冒充我,我长得比你们好”

说起风的死因,林中的鸟都抱不平:
她能策划印度洋海啸?
她不过与雾霾为敌,常年患着感冒
她喷嚏不断,但也罪不至死
“临时工”是她死后的称号
罪状是踩着高压线舞蹈
她还喜欢看枰花
逼得老板们连连作揖:
“误会!误会!”
一次次夹着尾巴奔逃

我还是忍不住要问:“梦,真的不能当真?”
你遮掩不了真相,承认丧失了信仰
这一点与多数人一样
你一切与狗看齐
狗不喜欢文艺,也不喜欢武艺
却有灵敏的嗅觉
能嗅出深藏不露的秘密

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庆幸诗歌还未发表
我连夜逃出疯人院
从此流离失所,却没有失业
我天天坐在小吃店前
与狗轮流监视老板收钱

什么什么,一碗豆腐脑一万?
老板推搡着,把钱藏进裤裆
钞票因此变得更加肮脏
我与狗相视而笑,趾高气扬
天天炫耀铁饭碗的保障
但我不要编制,狗也不要
因为小吃店从不缺编

初稿于二OOO年八月 北京花家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